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寻找“毒魔”的人 ——记神华集团优秀班组长宰三才
作者:孙跃文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7/6/2 点击:9991次  字体:  
■劳动者风采

寻找“毒魔”的人

——记神华集团优秀班组长宰三才

本报记者   孙跃文


    宰三才虽然工作在煤矿、在井下,干的却不是掘进、不是运输,而是瓦斯钻探。这一工种对于大多煤矿工人来说,也比较陌生。毕竟瓦斯钻探工只有大的煤炭企业和高瓦斯矿井才配备。

    2008年,22岁的宰三才从乌海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来到了乌海能源公司天荣公司钻探三队,成了一名瓦斯钻探工。刚来队里时,他对于这份工作既新奇,又忐忑。新奇的是对钻探工作既没有理论基础,也没有实践经验,具有很大挑战性;忐忑的是每天与瓦斯打交道,危险时时处处就在身边。

    宰三才说:“瓦斯钻探工一要细心,二要有一定的数学和计算机的基础。”他举例说,一个钻杆3米长,如果打钻时偏差一厘米,一根钻杆打下去就会偏差几十厘米,真的印证了那句“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俗语。打眼儿时,要结合钻头上的探测器做好数据采集,根据电脑坐标图像来判断钻头位置,然后进行不断调整,这样才能打出符合设计要求的钻孔。

    “钻探工作看似简单,操作起来却十分复杂,需要理论和经验相结合。”他说。

    在井下巷道内钻孔,大多是水平钻孔,有的钻孔深达10多米,这就更需要全体工友同力合作、细心操作。遇到煤层地质条件不好时,钻头最容易偏离设计轨道,所以宰三才他们每进1米就得让钻机停下,进行1次测量,确保钻孔质量要求。

    干瓦斯钻探就怕遇到煤质疏松。煤质越疏松,越是瓦斯集聚地。钻探中,由于疏松的煤质常常会将钻杆抱死,要将3米长的钻杆从直径20厘米的孔中取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时得用两三个小时才能做到,如果再遇上瓦斯积聚喷发,那么这一个班就“惨了”,他们只能撤离工作面,这一个班工作量可能就为零,也就意味着没进米收入。

    虽然全班只有3个人,但是在管理上跟10多个人的大班组没有任何区别,每天上班时都要进行点名,都要进行班前会学习,都要进行危险辨识及相关知识考试,还要进行现场工作任务的部署,麻雀虽小,但班组管理程序一样不能少。 作为班长的宰三才,肩上的担子也一样重——抓好班组建设、做好安全生产、发挥好带头作用。

    作为班里最年轻、文化程度最高的班员,宰三才无论在理论学习,还是在设备操作上都走在前,干在先。近几年,伴随着生产设备的智能化,钻探设备已经更新到第三代。每一代设备到位后,对操作人员来说,都要有一个学习提高的过程。每遇设备换代,宰三才都是自己先学习,掌握后再教班组其他成员。每次遇到生产中的技术难题,都是宰三才来解决处理,他也成为了班里、队里公认的技术大拿。

    其实,瓦斯钻探是瓦斯抽放工作的第一步。宰三才他们打好孔后,将管道接入孔内,通过负压让煤层中的瓦斯逐步释放出来,送到瓦斯发电站,进行燃烧发电,让“毒气”变成绿色能源。宰三才他们孔径的分布、孔径的角度对后续瓦斯的抽排量起着关键的作用,也关系着矿井后续安全生产和矿工的生命安全。“看似简单的瓦斯钻孔,实则担当着重要责任,工作不能有任何马虎,需要认真负责。”宰三才经常这样教育班员。

    钻探工每天都跟瓦斯这种“毒气”打交道,安全十分重要。每次钻孔前,宰三才他们都要做好各项安全检查,打孔过程中要及时做好孔洞封闭,把孔内的瓦斯安全引流出来,不能有一丝麻痹。若因操作不当,造成瓦斯集聚,就有可能发生中毒、爆炸、火灾等安全事故。特别是发生瓦斯集中喷发时,更要冷静应对,妥善处置,及时回撤人员,关闭所有电源等,这也是考验一个班长应对危机的能力。这些年来,宰三才所在的三班,没有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工程质量达到优良水平,受到了队领导和公司领导多次夸奖。

    宰三才认为自己是一个宅男,休息时间都愿意宅在家里,放松一下工作时的紧张状态。在外人看来,宰三才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但与班里兄弟在一起,他却有说不的完话。大家也对他这个小班长十分信任。

    今年5月荣获神华集团优秀班组长后,宰三才感到荣誉来之不易。这份荣誉不仅是对自己的鼓励,也是对全班工作的肯定,更是对干好今后工作的激励。宰三才表示,今后全班员工更要拧成一股劲,一如继往做好瓦斯钻探,让瓦斯这个“毒魔”更好地造福于社会。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乌海市浩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